论“官不聊生”
   来源:网络转载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     在机关,常听到一些人感叹“官不聊生”。时下为官,果真“不聊生”吗?就此话题,谈点看法。

      “官不聊生”是从“民不聊生”引发出来的。“民不聊生”出自《史记·张耳陈余列传》,原文是“百姓罢敝,头会箕敛,以供军费,财匮力尽,民不聊生。”意思是老百姓无法生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照这个意思解释“官不聊生”,就是说官员已经无法生活下去了。官员有固定职业、稳定收入、良好的社会保障和一定的福利待遇,这样解释显然说不通。在“官不聊生”的背后,恐怕还另有潜台词。笔者认为主要是:

      过惯了“富日子”的官员感到“水土不服”。中央“八项规定”和反“四风”等一系列禁令相继出台,一只又一只大老虎的被捉,一批又一批苍蝇被拍,在反腐利剑威慑下,官员对请吃不敢贸然应允了,对礼金礼品不敢坦然笑纳了,对高档娱乐消费不敢欣然受用了……

      这一系列“不敢”,使原本在觥筹交错中就能轻而易举办成的事,如今不行了。由此带来的巨额贿赂、灰色收入、色情服务、奢侈用品,以及饭店、会所等高档娱乐活动,也不复存在。“一杯茶、一包烟、一张报纸看半天”的悠闲日子,也与自己拜拜。

      以往,正是对这些不该有的思想“官”念、行为习惯、工作作风,缺乏足够的管束,才让一些人对不良风气习以为常,误以为滥用职权、收受贿赂、吃拿卡要、参加各种娱乐活动,泡小姐,养情妇(夫)等是一种本事。随着反腐力度不断加大,用权风险难以避免;随着转变作风持续深入,为官失落实属必然;随着众多“好处”突然失去,感慨自然在所难免。把本不该有的特权剔除,把非法收入拿下,把超标滥配的待遇归零,就抱怨“官不聊生”。

      从“做官当老爷”回归到“人民公仆”觉得不自在。手中的权力被关进了制度的笼子,官员的头上套上了党纪国法的“金箍”,规规矩矩做官、清清白白做人、认认真真做事成为常态。外快没有了、公车取消了、条子不能批了、牛逼不敢耍了,唯有一心一意给老百姓办实事、做好事,方能称职。百姓是天、民生为大的为官标准,让官员觉得要求严了,行动不自由了,官不好当了。

      在正风肃纪重压下,“千里做官,为吃和穿”的信念行不通了,群众的期盼更高了、从政的标准更严了、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、工作的压力更大了,由衷感叹为官不易!

      “利剑”始终悬在头上为官如履薄冰。过去,对官员的监督和约束相对较松,一些人把不作为、乱作为当成了家常便饭。现在,为官者的一言一行都要接受组织、群众和社会舆论的严格监督,各级纪委监察部门的举报电话、网站,常年受理,节假日都不休息。加上媒体紧盯,官员时时感到责任重大。

      有些官员非正常渠道选拔,除了搞腐败,别无本事,让这种人“不聊生”,应该说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前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尼·雷日科夫引用过一句名言:“权力应当成为一种负担。当它是负担时就会稳如泰山,而当权力变成一种乐趣时,那么一切也就完了。”按这个理解,“官不聊生”是一种改革、一种进步、一种应回归的常态。

      为官者彻底摆脱名缰利锁的束缚,把为人民谋福祉作为人生追求,牢固树立非义不取的名利观、健康文明的交往观、实干立身的进步观。只有在这种状态下,民众生活才会向更辉煌的目标踏步前行,为官者才能受到老百姓的拥戴。



手机页面二维码(扫一扫转给需要的人)

相关热词搜索: 官员 权力

上一篇:风俗谈
下一篇:鬼娃 (第二章)

分享到: 收藏